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大炕

大炕


 佟豪刚刚打开茅房门,佟大力连鞋也没有穿,风风火火的跑 了出来,一双牛眼瞧了瞧茅房里的蔓茹,由于太过惊吓,蔓茹还没从惊慌中醒过 来,却是忘记了将那露出半拉的屁股提上,粉色的牛仔裤配上雪白的美臀,刺激 着两个男人的眼睛。听到咕咚一声,蔓茹终于反应了过来,慌忙借着佟豪的身体挡着,提上了裤 子,想到竟然被未来的公公看到屁股,顿时羞得再不敢抬头,不等她再说什么, 墙外面响起了一阵哈哈大笑声。「佟黑子,你儿媳妇的大白腚让我们看到了,哈哈~~,真是白啊!」佟大力总算明白了,一米八的个子一下窜上了矮墙,指着远处大吼,「操你 妈的狗蛋子,李老拐,别让老子逮着你们落单,还有你,骚猪儿,把你家的妮子 藏好了,敢看我儿媳妇的腚,老子改天让你家妮子尝尝大爷我的棒槌……」佟大力那嗓门一喊,顿时全村的人都听到了,又是一阵大笑声响起,蔓茹从 小生活在城里,哪里见过这等事情,一张粉嫩的小脸羞得几乎要滴出血来,恨不 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,但是那种粗鲁新鲜跟刺激让她又感到一股莫名的兴奋, 下面竟然有些鼓胀起来。佟豪看着站在墙上大骂的父亲,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才 好,虽然从小生活在这里,但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外面上学,算是半个城市人的 他自然知道蔓茹的囧状,不由尴尬的攥住了她的小手。

  大骂了一通,似乎骂的累了,佟大力从墙上跳了下来,巨大的块头震的大地 都一阵颤抖,看了一眼佟豪,恨铁不成钢骂道,「你这个怂包,个子随你妈,性 子也跟你妈一样。」提起自己过世的婆娘,佟大力眼中一阵黯然,摆了摆手,「进屋吧!这些天 看好你媳妇儿,别让那些夯货得手了,规矩你知道的,老子能护着你姐跟你妹, 可不能护着你!」「那些坏蛋,都偷看人家尿尿好几回了!还要偷看嫂嫂。」可儿攥着小拳头, 用力的摇着,「哥哥,等明天你也去看回来,李老牛他儿子刚娶了新媳妇,呜呜 ~~大姐,你唔我嘴干什么?」「这个,咳咳~~山里人,嗯……,一些陋习,蔓茹, 你不要介意。」被自己老爹骂了一通,佟豪满脸通红的解释道。「没,没事,你爸爸站在墙上骂人,呵呵,很可爱呢。」「可爱?」佟豪郁闷的挠了挠头,不知道老爹听到蔓茹对他的评价会不会气 死。吃过晚饭,佟豪说了一些大学的趣事,时间也慢慢到了九点,该睡觉了,困 难也来了。虽然他们家有两间睡房,但是另一间平时都是储存杂物,基本不生火, 一家人住习惯了,觉得来了就一个炕上睡就是,倒是忘记了还有一个未过门的媳 妇,还是大城市里的娇娇女。「这样,可儿,小梅,你们跟我去那边睡,让小豪跟蔓茹住这间!」佟大力 最终发话了。「老爹,这不行,你那胳膊受不了寒,我跟……」佟豪想说跟蔓茹去那边, 可想到两人还没结婚,就住一起,有些开不了口。「爸,我跟可儿去那边吧!你 还是在这里。」佟小梅开口道。

  「姐姐,不用了,我,我……」蔓茹羞涩的看了佟豪一眼,「我跟小豪在 边上,挤一挤,这里就,就睡开了!」一家人其实都是在照顾蔓茹,既然她开了口,一切也就好说了,佟豪心中暗 爽,跟蔓茹谈恋爱这么久,两人还没进行到那一步,想到已经有不少男人捷足先 登,暗暗下决心,这次,一定要享受一下蔓茹那里是什么滋味。灯一关上,大家 都开始窸窸窣窣的脱起了衣服,由于被子有限,自然是蔓如跟佟豪一床,佟小梅 跟可儿一床,佟大力自己一床。「哦~~好暖和……」黑暗中响起了可儿那清脆的呻吟声,「姐姐,今天你 可不能爬到爸爸的被窝里了,害得人家半夜总是被吵醒!」「你,小妮子,你胡说什么,我,我什么时候……」佟豪心中一惊,难道 姐姐早就回家了?她跟老爹……,这怎么可能!到底发生了什么?姐夫做什么去了,为什么老 头子提都不让提,想到自家的这种丑事被蔓茹听到,心里又是一阵郁闷,默默地 进了被窝。正在佟豪忐忑的时候,一个火热的胴体钻进了被窝,背对着他靠在怀 里,屋里太黑,没有一丝光线,虽然看不到面容,但是仅凭手上那柔滑的触感, 跟碰到小腹的丰挺,佟豪也知道美人儿是哪个,让他兴奋的是,想不到蔓茹这么 大胆,竟然把衣服全脱了。他却不知道,蔓茹站在炕上,一件件将衣服除去,想 到不到三米远的地方就是自己未来的公公,她的心里有多么刺激,多么兴奋,她 甚至幻想着佟大力忽然将灯打开是什么情形,连下面都有些湿了。

  佟豪呼吸急促起来,吞了一口口水,慢慢贴上前去,闻着蔓茹发间的清香, 感受着她贴在自己胸膛的赤裸柔滑的粉背,下面丰挺火热的美臀,鸡巴瞬间硬了 起来,隔着内裤顶在了某个地方。见到蔓茹只是身体绷紧,但并没有反对,他越 发的大胆了起来,一边小幅度扭动身体,让两人肉贴肉摩擦着,一边将手幻想前 方,握住了那一手都无法完全包裹的丰乳。「嗯~~」蔓茹嘤咛一声,以两人才能听到蚊蚋声说道,「不要~~会~~会被听 到的!」「怕被听到你还脱的光光的勾引我?」佟豪心里想着,也不答话,手继 续在蔓茹的胸腹间游走,如果换做以前的他,肯定就停下了,可是昨天看到那些 事情之后,他不想再等了,征服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打开她的双腿,插进自己的 肉棍。

  黑暗给了他勇气,大炕上的几人给了他足够的兴奋,佟豪的手在丰挺润滑的 乳房上揉捏,手指间夹着她嫣红的小豆粒,另一只手顺着完美的弧线慢慢滑下, 落到丰臀,佟豪这才发现,蔓茹竟然连内裤都一起脱掉了,这不就是明摆着勾引 自己,要自己干吗?大手从前面先在那微鼓的阴阜上摸了几下,感受了一会儿柔顺的阴毛,接着, 中指按在肥美峡谷的边缘,用力向下一压,一股温热湿滑包裹住了自己的手指。怎么这么兴奋?下面好湿啊!」佟豪贴在蔓茹耳间轻声道。蔓茹轻声的哼哼着,也不说话,任由佟豪的手在她身上抚摸,不知过了多久, 在佟大力的呼噜声响起的那刻,蔓茹忽的转过了身,两人面对面的抱在了一起, 樱唇贴上佟豪的嘴唇,激动而热烈的狂吻了起来。而蔓茹的手也开始在佟豪的身 上抚摸,佟豪被蔓茹那主动热烈的动作惊的呆了一下,知道蔓茹的大腿攀上他的 腰,整个人压在了他的身上才反应过来,跟她热情的对吻对摸起来,心中大喊刺 激。

  黑暗果然能增长人的胆量,佟豪也第一次感受到了蔓茹的另一面,火热香甜 的气息进入佟豪的鼻间,她的香舌在佟豪的嘴里勾动吮吸,在他的上下颌不住的 打转,灵巧的挑逗他的舌头,上下扭动着娇躯,一双水蜜桃般圆润的丰乳厮磨着 他的胸口,骑在佟豪腰部,分开的大腿秘处,用力的磨着他勃起的鸡巴,佟豪明 显的感觉到,自己的内裤湿了!感受着蔓茹的欲望,佟豪被刺激的不能自已,真的想打开灯看一下,这真的 是白天那个娇羞清纯的丽人儿吗?忽然,唇上失去了香滑,蔓茹的身体慢慢缩进了被窝里,片刻之后,佟豪就 感到自己的奶头被她的小嘴包裹了,那灵巧嫩滑的香舌在自己乳头摩擦打转的巨 大刺激,差点让他忍不住吼叫了出来。还好,这只是蔓茹的一个站点而已,舔弄 了一番之后,身体继续下沉,湿滑的舌尖滑过胸膛,小腹,接着佟豪便感到自己 的四角裤被脱了下来,脱下来的瞬间,勃起的鸡巴就被一个火热的口腔包裹了。

  佟豪身体颤抖着,大脑不住的充血,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,而且全 部都像脑门涌去,一阵头晕目眩之后,他几欲飘飞的灵魂再次回到了身体,想到 自己的鸡巴也终于被蔓茹的小嘴包裹,想到她那张清纯可爱的脸蛋贴在自己的胯 下,虽然看不到,但只是想象也已经让他感到了莫大的满足。生平第一次享受口 交的感觉,尤其是身下美人儿的小嘴已经是百战之地,吮、咬、舔、咂无一不精, 巨大的吸扯,在龟头马眼处灵活打转的香舌,蔓茹的每一个动作都让佟豪有种崩 溃的感觉。「舒服吗?老公?」轻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不知道什么时候,蔓茹已经重 新爬了上来,在他耳边娇喘道。「嗯~~」佟豪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回答她了,只能 从鼻间发出一点哼声表达自己的感觉。「你~~你是不是,是不是想人家那里,很久了啊!」蔓茹一边说一边抓住了 佟豪的鸡巴,在自己穴口轻轻骚动着。「那~~那还用说嘛!不想的是傻子,是瞎子!」「那~~那今天,人家给你好 了!」蔓茹哼哼着,「可是,人家,人家不是处女了,阿豪,你会不会,会不会 嫌弃……」佟豪心中一酸,说不在乎那是假的,但如果是处女,哪里还轮得到自己,如 果是处女,自己哪里能享受到这么刺激火热的挑逗、技巧,再说了,现在的大学 女生,只要稍微有点姿色的,还有处女吗?想到这里,佟豪的心里也平衡了,摸 着蔓茹那柔滑的美臀轻声道,「我爱你,跟你是不是处女,没有一点关系!」「老公,呜~~你真好!」一声呜咽,佟豪的唇再次被香滑的小嘴堵住,与此 同时,蔓茹的屁股一沉,佟豪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飞出了体外。「这就是,嗯~~ 跟女人做爱吗?这就是女人的穴吗?啊~~好美,好爽,好热,好滑,好紧……」 佟豪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感觉了,鸡巴被蔓茹的小穴夹紧,那种酸麻肿 胀的感觉几乎就要让他喷射了出来。

  佟豪终于做出了一个男人该做的动作,猛地翻身,将蔓茹侧身顶在了墙上, 屁股挺动,大力的抽插起来。「啊~~老公~~啊~~轻一点,呜~~大色狼,啊哦~~就 知道欺负人家,啊……」蔓茹如水一般柔软的靠在佟豪的肩头,双手紧紧搂着他 的背,轻声呢喃着,胸前那两个饱满的肉球顶着他的胸膛,充血肿胀的肉粒不住 的在胸前摩擦,配上她那甜腻诱人的声音,更令小处男精虫上脑,大力的抓住她 的臀肉,更用力地抽插着。宝贝,我爱你,啊~~好舒服,这就是做爱的感觉吗?真的好爽,啊~~你下 面的肉洞,呜~~太美妙了,怪不得……」激动之下,佟豪差点说出,怪不得那 些个男人这么喜欢操你的小穴,好在满是情动的蔓茹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,佟豪 把蔓茹按在墙上,鸡巴随着腰部的挺动一下下进出她的身体,同时用手抓着她白 嫩的乳房。「啊!!啊~~喜欢~~唔~~你就玩,啊~~老公怎么弄人家,人家,啊~~都好欢 喜……」蔓茹一边娇声浪叫着,一条修长圆润的玉腿缠在了佟豪的腰间,配合着 佟豪的抽插扭动着丰臀,虽然佟豪的鸡巴不是粗长,仅仅有昨天那个男人的一半, 总是骚不到自己里面的痒处,但是,这是自己真正爱的人,被自己爱人的鸡巴进 入身体,还是让她感到了无比的满足。

  想到自己跟阿豪认识的一幕幕,从他不顾一切的抱住了自己,用他那不算强 壮的身体将自己从死亡线上拉回的那一刻,蔓茹就知道,自己再也忘不了这个男 人,两人经历的一切像是闪电般闪过心头,是那那么的清晰,那么的让她依恋, 她想不出,除了父亲,还有哪个男人会对自己这么好了。那些说着爱自己的男人,只是垂涎自己的身体而已,只有阿豪,虽然也想跟 自己发生那种关系,但只因为自己的一句话,他便一直克制着,想到自己竟然在 两天之中连续背着他跟三个男人发生了关系,巨大的愧疚感让蔓茹自己解开了, 结婚前不做那种事情的决定。「老公~~我好爱你,干我~~操我,操你的小宝贝, 我,呜~~一辈子都是你的……」蔓茹情动的紧紧抱住佟豪,让他的鸡巴尽情的 在自己的穴中抽捣,享受着他对自己身体的迷恋。

  「嗯~~我~~蔓茹~~我也爱你,永远……」佟豪轻咬着蔓茹香喷喷的白嫩脖 颈,同时一下下结实的插入她的小穴,他越插越快,仅仅不到百下就已经感觉到 了极点,想到昨天那个或许是在梦中见到的男人,疯狂操干的蔓茹大声浪叫的样 子,又是羞恼又是无助,但是,他真的忍不住了,感觉积累已久的精液火山马上 就要爆发……「啊~~老公,好美,好舒服,老公的大鸟,唔~~干的小茹好爽,啊!唔~~老 公,你……」蔓茹的呻吟声戛然而止,感受着紧紧抱着自己的不停抽动的身体, 一语不发的佟豪,感受着阴道中不住喷发的精液,强忍住那种巨大的失落感,爱 怜的摸上了佟豪的脸,「老公,舒服吗?人家,嘻嘻,要是给你怀上宝宝该怎么 办啊!」良久,佟豪吐出一口浊气,羞愧的说道,「蔓茹,我~~对不起,我,我没忍 不住。」「说什么嘛,人家已经很舒服了,男人第一次,嘻嘻,其实都是这样的。」迷迷糊糊中,佟豪慢慢睡去,不知过了多久,被鸡巴上传来的一阵温柔的抚 弄惊醒,刚要开口,就被一只小手捂住了,同时耳边传来了蔓茹的轻嘘声。佟豪 慢慢清醒了过来,眼睛睁开,天已经蒙蒙有了一丝微亮,至少,他已经隐约能看 到了蔓茹的俏脸,感受着那在自己胯间拨弄的小手,刚刚尝过肉味的佟豪再次性 欲勃发,大手覆上了她的美臀。

  「嘘……」蔓茹捂在佟豪嘴上的小手轻轻指了指他的后面,正在疑惑的疑 惑的时候,一声女人的呻吟传入了他的耳间,虽然只有很短的一声,但也已经足 够佟豪震惊了,柔和的嗓音中带着一点沙哑,他一下就听了出来,是自己大姐佟 小梅的声音。「怎么回事,难道大姐真的跟父亲……」

  就像回答他心中的疑问一般,佟小梅低低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,「爸爸,给 我吧!昨晚,人家被阿豪他们弄得半宿没睡着,我,我想了……」「果然是真的!」佟豪心中巨震,看向不到一尺处的蔓茹的小脸,让他心释 重负的是,蔓茹的脸上没有他想象中的那种不屑跟鄙视,反而升起了两抹晕红, 身下的小手揉搓自己鸡巴的力度越发的大了。「小梅,啊~~他们~~唔~~在这里, 让阿豪跟她媳妇听到,啊~~不~~不好……」佟大力瓮声瓮气的声音让佟豪心中 一阵郁闷,就你这个破锣嗓子,就是听不到也听到了。想到貌美如花,二十 四岁初为人妇的姐姐,竟然在父亲的被窝里,加上蔓茹 小手的揉搓,小腹处忽然一阵火热腾起。

  「他们在做什么?有没有脱衣服?是不是跟自己和蔓茹这样赤裸裸的搂抱在 一起?姐姐的小手是不是也抓住了父亲的鸡巴?……」佟豪越想越感觉口干舌 燥。「没,没事!现在凌晨四点,他们睡的正熟呢,爸爸,人家的小逼真的太痒 了,流了好多水,好爸爸,用你的大鸟给我杀杀痒吧,唔~~涨的这么大了,你也 想了吧,来嘛,让女儿的小逼给爸爸暖暖……」听着姐姐那下流的话,佟豪简直不敢相信,这就是自己那个平时少言寡语, 欲语还羞的姐姐吗?忽然感到鸡巴上小手猛地一紧,看着蔓如那红的几欲滴血的 粉红脸蛋,佟豪知道,姐姐的话也把蔓茹刺激到了。何止是刺激,蔓茹几乎都要 崩溃了,听着小梅姐那淫荡的话,想到她竟然在捉着自己爸爸的大鸟,从未有过 的刺激袭遍她的全身,想到公公那壮硕的身体,估计鸡巴也应该大的很,想着想 着,昨晚没有满足的小穴已经完全充血肿胀,大量的淫水顺着大腿流到了床单上, 那种兴奋竟然跟男人做爱还要来的强烈。她甚至有种要爬过去摸一下公公鸡巴的 强烈欲望。

  夜半醒来,本就是性欲难耐的时刻,加上夜里被佟豪拇指粗细的鸡巴插的不 上不下,此刻听到未来公公跟女儿哼哼唧唧样子,蔓茹感觉像有无数蚂蚁爬过心 头一般,手里摸着佟豪的鸡巴,心中却幻想着大炕的另一端公公佟大力的阳具是 什么样子。「应该很大吧?」蔓茹轻喘着,一双美腿在被子下绞缠摩擦,不由想 起了佟大力魁梧的身体窜上墙头的豪迈样子,水汪汪的美眸努力的看向另一边, 却只能隐约看到忽高忽低的被褥。「好大,爹爹,你的屌真大,嗯~~好烫,哦~~是不是,是不是想小梅了……」佟小梅略带沙哑的声音低声哎哼着。「是,嗯~~,是想了……」佟大力呼 吸急促,「你的,一双小手~~哦~~跟你妈妈的一样巧,摸的老子鸡巴好舒服,哦 ~~好爽的大奶子,真美,真软啊……」「嗯~~啊~~人家的奶都,哦~~都有点下垂了,蔓茹的奶子才漂亮呢,唔~~那 么挺,把一个个男人的眼都看直了……」「蔓茹奶子好看,你的也不差,啧啧~~又软又滑,哪里下垂了!」「反正,哦~~比我的好看,还有那双小手,那么白,那么软,摸起鸡巴来, 肯定让男人舒服死了,唔~~弟弟真是好福气呢!」「这倒是,唉~~亏大了,我儿 媳妇的大白腚跟小逼都让那群王八蛋看了……」「爹爹你是不是,啊哦~~也~~也想看啊!」「越说越不像话,她是我儿媳妇,我怎么,唔……」「哼!扒灰的多了,不差你一个,嘻嘻~~还说不想,一说蔓茹,爹爹的屌又 大了这么多,要不要,过去摸一下,他们俩昨晚都操开了,现在肯定是光着屁股 ……」「那个混蛋李照,你跟他这一年,到底还干什么了,怎么什么话都说!」「爹,你别生气,我们不说他好不好,来吧,人家下面都湿成这样了,快用 你的大屌给小梅,啊……」被褥一阵翻滚,佟大力跟佟小梅叠在了一起,只见被子中间高高撅起,随着 猛地落下,佟小梅发出一声压抑的呻吟。「哦~~好舒服,小梅,嗯~~你的小逼, 真是紧,好多水啊!操着真爽……」佟大力像牛一般呼呼的喘着气,把鸡巴插 到了女儿的阴道深处停了下来,闭着眼享受着女儿那灼热阴肉传来的挤压。

  忽然间,佟大力转过了头去,看向大炕的另一端,不知不觉,脑海中竟然出 现了儿媳妇那性感的翘臀,丰挺饱满的大奶,想到她正光着屁股躺在大炕的另一 端,心中的兴奋更加的浓了。「爹爹~~,唔~~好舒服,你的屌好大,简直跟驴屌 一样,烫死小梅了,啊哦~~快点,快点动嘛,嗯~~你看什么呢,坏爹爹,还说, 嗯~~不想,操着你女儿,还看你儿媳妇,啊~~夹死你哦……」佟小梅哼哼着, 一双圆润的大腿盘在佟大力的屁股上,穴口用力收缩了起来。「啊~~我哪里看了!」佟大力老脸一红,「小骚蹄子,骚逼夹的这么紧,我 看是你想吃了小豪才是真的。」「妈呀,轻一点,唔~~把人家肚子都要捅破了, 嗯~~好爽,爽死了,啊~~人家才不要小豪,你儿子的屌你还不知道,啊~~还没你 的一半大,干着多不爽快,倒是蔓茹,唔~~要是被你这大家伙干一次,哎呀,爹 爹,人家,啊~~不说了,你要把,啊~~小梅干死了,用力,啊~~用力干蔓茹,啊 ~~蔓茹要被好公公弄死了啦……」「就是要干死你这个小浪蹄子,嗯~~」佟大 力呼呼的耸动着屁股,把鸡巴一次次撞入女儿的穴口,啪啪声,噗噗声很小,但 是在这个安静的时刻还是一丝不拉的传入了对面的两人耳中……「他们,他们怎么能这样,天呐,真的,竟然真的开始弄了,唔~~说话,好 羞人,好刺激……」蔓茹身体颤抖着,钻进了佟豪怀里,滚烫的裸躯紧紧贴着 他的胸腹,小嘴半开,火热的气息喷在佟豪的脖颈,一双小手用力的揉捏把玩着 手中的鸡巴。

  佟豪心中也是又惊又慌,他真没想到老爹跟姐姐会做出这种事,做便做吧, 竟然还把蔓茹牵扯进去,尤其是听到姐姐说自己那里小,还不到老爹的二分之一, 真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才好。听着两人的对话,想着就在自己背后两米处,老爹正压着姐姐疯狂的操穴, 佟豪禁不住担心的看了一眼怀中的美人儿,不知道她会不会鄙视自己一家……天还是太黑,仅仅能看到蔓茹那水汪汪的半开的美眸,露出情动难耐的神色, 瓜子般的柔和的小脸轮廓依稀可见,香腮贴在自己肩头,滚烫如火,小嘴呼出的 热气喷在自己胸口,诉说着她此时的心情。尤其是身下的那双小手,抚摸着自己的卵蛋跟挺胀的鸡巴,时紧时松,听到 小梅姐一边跟老爹操干,一边说出她的名字时,佟豪明显感到了小手一紧,差点 让他忍不住呼出声来。蔓茹此时恰巧抬起了头,四只眼睛对视着,那火热的目光 让空气几乎都沸腾了,蔓茹丰挺的双乳急剧起伏,发出如蚊蚋般的低哼,「阿豪, 我,我好难过……」佟豪抱着怀中赤裸的美丽女友,听着姐姐跟老爹那疯狂的交合声,浪叫声, 一时心情激荡,最后蔓茹的一声哎哼完全点燃了他体内的火焰,也管不了那么多 了,用力紧了紧胳膊,让两人贴的更加紧密,一双大手开始在蔓茹的裸背丰臀上 游移。赤裸润滑的玉背上已经出了一层细腻的汗珠,佟豪的大手一路向下,漫过 纤腰丰臀,大手直接插入了深深的臀缝之间,让他无法置信的是,蔓茹火热的三 角地带已经完全的湿了,就像发过洪水一般,整个臀缝玉股完全被淫水淹没。

  「好湿啊……」佟豪在蔓茹耳边轻轻说着,中指食指开始在浸泡在蜜汁中 的肉唇上来回拨动。「唔~~不要,啊~~阿豪,不要……」蔓茹一手抓着鸡巴, 一手环在佟豪腰背,嘴里哼着不要,俏挺的屁股却用力的拱起,旋挺,似要将在 穴口的作恶的两根手指吞入一般。看着蔓茹那饥渴骚情的样子,佟豪忽然想起了前天夜里在火车上,蔓茹被光 头狂操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,也不管是不是梦了,一时间妒火伴着欲火腾然升起, 加上那初尝肉味的渴望,佟豪猛地将蔓茹压在了身下。蔓茹此时也已经欲火焚身, 感受着佟豪大力的挤压,轻哼一声,两条美腿勾住了佟豪的屁股,小手牵引着让 她又爱又恨的短小鸡巴拉向自己濡湿的穴口的同时,一双美眸不由自主的瞟向另 一边,身体猛地一颤,在佟豪的鸡巴进入穴口的瞬间,阴道内的媚肉迅速的颤抖 抽缩,一股阴精磅礴而出。「干!」佟豪低吼一声,耻部紧紧贴住蔓茹的穴口, 只觉鸡巴进入蔓茹小穴的瞬间,就像被一张小嘴咬住了,反复的摩擦吸扯,同时, 一股湿热喷洒到了鸡巴上,剧烈的刺激差点让他喷射出来。「呼呼……」佟豪大喘着粗气,随着蔓茹的目光扫去,或许是害怕他们听 到,自己老爹跟姐姐的上身,连同头部整个都包裹进了被子里,只有被子在剧烈 的上下起伏着。但佟大力一米八多的硕大身体怎么是被子能遮住的,随着他屁股 的上下耸动,上面依然被包裹,下面却在不知不觉间露了出来,借着黎明的微弱 光亮,看着下面那淫靡火热的场景,佟豪咕咚一声吞了一口口水。

 「太刺激了!」他心中大喊着,只见自己老爹那粗壮的大腿跟满是肌肉的屁 股完全露了出来,随着屁股的耸动,两根雪白浑圆的大腿被操干的一张一合,两 只晶莹玉润的小脚丫一次次的勾住那黝黑的屁股,又一次次的滑下。两人上下交 合之间,姐姐小梅浑圆丰满的屁股在被褥中时隐时现,一根粗如棒槌般的硕大鸡 巴在她的股沟间疯狂进出,硕大如碗口的卵蛋,啪啪的拍打在雪白的屁股上……「爹爹,啊~~好爹爹,干死了,小梅要被你操死了,啊~~大鸡巴,好爽,好 美啊……」「我,我也好爽,啊~~小梅,你的小逼真是爽,夹死老子了,小浪蹄子,干 死你,啊!」「干吧!草吧!啊~~!不行了,爹,啊~~要死了,被你弄死了,在快点,快 点,啊啊!!」

佟小梅浪叫着,屁股跟美腿忽然一紧,随着佟大力的鸡巴猛地抽出,一股热 流从穴口喷涌而出,湿热的尿液带着阴精喷出三尺之高。「小淫娃,又被老子操的尿了!」被中的佟大力瓮声瓮气的说着,也不管那 依然在喷洒的尿液,硕大的龟头又抵住了佟小梅的穴口,但是佟小梅的穴口正在 高潮中收缩,顶了几下也没有顶进去。佟豪已经看的呆住了,甚至连自己已经在蔓茹的穴中喷射了都一无所觉,蔓 茹也是如此,小嘴张开成了O 型,美眸圆睁,死死的盯着自己未来公公那近三十 公分长的阳具,看着那如自己小臂粗细的鸡巴杆,如鹅蛋大小的狰狞龟头,看着 那双在湿淋淋的阳具上游移的小手,心脏砰砰的跳着。「爹爹,来嘛,唔~~人家, 啊~~还要……」小梅虚弱的声音再次响起。「你,还行吗?要不……」「不~~不嘛,今天,你一定,啊~~要射出来!」「这,还是算了,今天已经操了很长时间了,别像上次那样,你的小逼肿的 没法走路,被小豪跟蔓茹看出来就不好了!」佟大力犹豫着说道。「没关系,多干几次就不会这样了……」被窝里传来了一阵啾啾的亲吻声, 「好公公,来嘛,蔓茹要你的大屌,啊~~来操蔓茹的小骚穴,操你儿媳妇的小逼 吧!」「瞎说什么……」「哪有瞎说,那会儿你看到蔓茹的光屁股的时候,鸡巴不是翘起来了,嘻嘻, 虽然你跳上墙,我还是看到了,是不死,唔~~没看到她的小骚逼,心里痒啊!现 在蔓茹让你操了,公公,快点,啊~~操蔓茹的小逼吧……」小梅一边淫荡的说 着,一边用小手牵引着那一手无法握住的鸡巴拉向自己穴口。「干!」佟豪暗骂一声,「这真的是自己的姐姐吗?那个从小带大自己,给 了自己母爱的温柔贤淑的姐姐吗?」转过头看向身下的蔓茹,四目相对,蔓茹羞 的闭上了眼睛,只有那砰砰的心跳跟小嘴剧烈的喘息,能看出她此刻的心情。

  佟豪刚要动一下屁股,这才发觉,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,竟然射了,这让他 更加的羞愤难平,瞅了一眼老爹那粗大狰狞的鸡巴,叹了口气,「对,对不起!」蔓茹自己也觉察到了,感受着穴口那根软软的肉虫,心中一时间苦闷异常, 又不舍得责怪佟豪,轻声道,「没什么,多来几次就好了啦!」「那~~那你怎么办?」佟豪从蔓茹身下翻下,爱怜的抚摸着她滑如凝脂的肌 肤。「忍一下就好了啦!没事的,我们,我们再睡会吧!」蔓茹轻轻在佟豪脸上 亲了一口。抱着怀中的玉人儿,佟豪又是自责又是感动,深吸一口气,忽然说道,「你 是不是喜欢父亲那样的大鸡巴!」「嗯~~!啊~~!不!没,没有……」蔓茹慌乱的看着佟豪。「没关系,你,你看吧!我用手让你舒服一下……」佟豪酸涩的说道,将 蔓茹扳倒自己右边,不由分说的将中指从后面插入了她湿热紧凑的阴穴中。「啊~~!不!啊~~坏蛋,阿豪,唔~~不要,人家不要看嘛!啊~~嗯……」蔓茹赤裸的娇躯颤抖着,说着不要,一双美眸却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自己未来 公公那根狰狞巨大,让她心慌意乱的粗大鸡巴上。蔓茹听着对面被窝中小梅姐压 抑的低吟,看着那不停的没入丰满屁股中的硕大,阴道中的骚样越来越强烈。「好大,太大了,天呐,要是被这么大的鸡巴进入,是什么感觉,我的小穴 穴会不会被撑破……,不!我怎么能这样想,他是阿豪的爸爸,是我的……」蔓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用力的挺动着美臀,配合着佟豪的手指在她穴中的 抽插,她甚至开始幻想,渴望对面被窝中的人是自己。「爸爸,啊~~好爸爸,蔓 茹要被你干死了,操我,啊~~操蔓茹,用力,用力干蔓茹的骚穴……」「哎呀~~要死了,爸爸,你怎么能干你儿媳的穴,啊~~美,好美,蔓茹要死 了,啊~~人家的肚子要被你捣破了,子宫要坏了,嗷~~你还想不想抱孙子啊……」佟小梅的浪叫声越来越大,佟大力的大肉棒依然在她体内肆虐,忽然身体一 翻,两人侧起了身子,撑开佟小梅的一条大腿,让她翻个身从背后干进她的穴中, 佟大力一句话也不说,像牛一般闷哼着,疯狂的干着女儿的嫩穴。两人的这个姿 势,正对着蔓茹跟佟豪,天越来越亮,交合处也完全展露在了他们眼中。

  佟小梅白天穿着棉袄棉裤看不出身材,只能从她略圆的标志脸蛋看出她是一 个美女,此刻脱去了衣服,即便只是见到腰部以下的部分,也能让人想象出她完 美的身材,一双美腿又白又圆,比蔓茹的要短一些,丰满一些,但是丝毫不显臃 肿。雪白大腿的尽头,鼓鼓的阴阜上一抹浓密而不杂乱的黑色草丛,让雪白的肌 肤更显白腻,由于穴口被大大的撑开,看不出样子,但是从包裹在鸡巴上的,那 抹嫩白中带着鲜红的穴肉,也能判断出,佟小梅的穴一定是那种鼓胀雪白的类型。佟大力大大分开着女儿的双腿,下身快速的操干着,每一次都将鸡巴抽到尽 头然后猛烈的贯入,一波波淫水被龟棱刮出,染的两人结合处一片狼藉,硕大的 卵蛋剧烈的上下拍打,甩的淫水四溅。佟豪在蔓茹身下抽插的一根手指已经变成 了三根,从那将自己的手掌完全打湿的淫水可见蔓茹此刻的激情,看着呼吸急促 的美丽女友用手捂住小嘴,看着她的一双美眸紧紧盯着父亲鸡巴的样子,佟豪倍 感刺激却是苦闷异常,因为他的鸡巴依然软塌塌的。

  「啊~~啊~~坏老公~~人家要受不了了~~啊~~太厉害了,蔓茹要被你弄死了, 啊~~轻一点,轻一点,人家要忍不住了,唔~~要是被他们听到,啊~~人家不要见 人了……」蔓茹轻声叫喊着。「听到又怎么样!正好让老爹看看,这么漂亮淫荡 的儿媳妇,正看着他的鸡巴呢!」佟豪满心的嫉妒跟兴奋,一说出这样的话,顿 时后悔了,看了看蔓茹,发现她竟然没有一丝的不快,反而叫的更加骚浪起来。「坏老公~~啊~~你怎么可以让~~啊~~爸爸看到~~看到人家这个样子~~以后~~ 我还怎么见他~~啊~~受不了~~老公,用力~~用力干我……」佟豪的郁闷无法发 泄,只好用手上的剧烈动作表示自己的愤慨,同时哼声道,「小骚货!看你公公 的鸡巴也看的这么兴奋,叫吧,让爸爸听听你的浪叫,说不定,说不定会让你享 受一下他的大鸡巴!」「老公,啊~~不要这样说,呜~~你好变态,啊~~你怎么能让爸爸干你女朋友 的小穴……」蔓茹兴奋的看着在小梅姐的穴中进出的硕大鸡巴,呜呜浪叫着, 她的话把佟豪刺激的身体一颤,又是一阵快速猛烈的抽动,扣挖的蔓茹小穴中淫 水四溢,主动把手伸到后面搂住了佟豪的脖颈,在佟豪的耳边轻声呻吟着,「爸 爸,啊~~好爸爸,干我,操我,用你的大鸡巴操我,啊~~蔓茹要被你弄死了,啊 啊!!」看着蔓茹那意乱情迷,不知所以的样子,佟豪真恨不得将自己不争气的 鸡巴揪下来,他还从来不知道,蔓茹会说这样的淫话,要怪也只能怪自己不能把 清纯美丽的女友弄爽了!

  正在他们玩的越来越疯的时候,一声清脆中带着迷蒙的声音在混乱的小屋中 响了起来,「爸爸~~唔~~姐姐,你们,嗯~~你们又这样,我不……,人家被窝好 冷,可儿也要到你们被窝去!」蔓茹跟佟豪身体一颤,两人同时看向前方,只见 佟可儿打着哈欠从被窝中坐了起来,嘟着小嘴看向正在疯狂交合中的佟大力跟佟 小梅,瘦弱的香肩,刚刚长成的嫩乳在蒙蒙的晨光中闪着动人心魄的光芒,尤其 是她从被窝中慢慢爬出时,翘起的屁股正对着两人,十 三岁少女性感的小屁股, 雪白没有一丝毛发的阴户,紧紧闭合只有一道红色缝隙的穴口,让佟豪猛地吞了 一口口水,软软的鸡巴瞬间耸立了起来。可儿这么大的埋怨声自然将被窝中的佟大力跟佟小梅惊动了,蒙着两人身子 的被褥掀开,一黑一白,两具交叠纠缠在一起裸躯暴露在了空气之中,佟小梅那 硕大如吊钟般的奶子正被佟大力紧紧的捏着,一丝丝白肉从指缝中溢出,被纷乱 的头发遮掩的,通红俏丽的脸蛋上,一双桃花眼看了对面的佟豪跟蔓如一眼,对 着可儿又急又羞的低声喊道,「死丫头,小点声!」「又不是第一次看到了!」可儿一边向两人被被窝中钻,嫩白小手伸出,猛地抓住了佟大力的卵蛋,「 坏蛋爸爸,只搂姐姐睡,不管可儿!」

十二、大炕(五)

洗澡鸡巴被女儿的蜜穴包裹,卵蛋被小女儿揪扯,再加上儿子跟儿媳妇就在两米 处,这种混乱的刺激之下,佟大力哪还忍得住,低吼一声,身体猛地一颤,就要 把鸡巴抽出来。

 「不要,爹爹,啊~~射进来,进来……」佟小梅不管不顾的压住了佟大力 的手,同时用力的向后顶着美臀。「不行,你是我女儿,我不能,啊……」「为什么不行,又不是你亲生的,啊~~好烫,唔~~好多,啊~~要被你射穿了 ……」蔓茹眯着眼睛,看着淫乱的父女三人,看着在佟小梅丰满美腿间的硕大卵蛋 一次次收缩,将不知多少的精液射入了那雪白的小腹中,忽然一阵口干舌燥,就 像那精液是射到了自己肚子中一般。佟豪只觉插在蔓茹阴道中的手指被周围的穴 肉一阵疯狂的挤压摩擦,一股蜜汁汹涌而出,但他此刻已经没有心思去管怀中的 美人儿了,甚至对父亲跟姐姐生殖器结合处鼓鼓流淌的精液都视而不见,心中喃 喃自语,「姐姐竟然不是老爹亲生的?……」蔓茹小嘴压在被子下,大口大口的 喘着,眯着的眼睛猛然间睁大了,只见清纯俏丽的小可儿丝毫不顾两人生殖器处 的肮脏,就像习以为常般,将小脸凑向了两人交合处,半开半合着迷蒙的大眼, 吐出鲜红的嫩舌,很是灵活的将溢出在外的精液舔的干干净净,又将佟大力抽出 穴口的鸡巴上上下下轻舔一边,钻进佟大力的被窝呼呼睡去。「好荒唐,简直太让人难以相信了……」蔓茹呢喃着,悄悄转过身,一阵 睡意袭来,慢慢阖上了眼帘。

  一早醒来,佟大力跟可儿已经不见了踪影,四人起床后,蔓茹看向忙碌着准 备早饭的佟小梅,心中满是尴尬,真的无法想象,这个温柔沉默的女孩,是昨晚 那个骚浪的女人,还有清纯丽质的小可儿,竟然会……,可是想想自己,也便释 然了。「蔓茹,你怎么了?」佟豪看着俏脸晕红的女朋友,关心的说道。「没,没什么!」蔓茹低声道。「哦!没事就好!」「阿豪,我,我想洗澡……」蔓茹羞涩的看了一眼佟小梅。「啊!这个……」佟豪挠了挠头,他常年不在家,还真不知道平时去哪里洗, 想到自己昨晚在蔓茹穴中射了两次,尴尬的看了一眼蔓茹,「对不起啊!昨晚……」「说什么呢!」蔓茹的小脸映上一抹晕红,羞恼的看着佟豪。

  「呵呵,洗澡嘛,有什么好害臊的!」佟小梅从门外走了进来,「我们都是 去山上老孙头那里洗!」「老孙头?有个傻儿子的那个?」佟豪疑惑的说道,「他们家开了澡堂?」「是啊!你忘了山上那个温泉了,让他霸占了,盖了几间破房子,现在洗澡 还要钱,要不是村里人觉得他可怜……,哼!」佟小梅脸上出现了一丝少有的怒 气。「要钱就要钱吧,小梅姐,等下我们一起去吧!」蔓茹听到这里竟然有温泉, 顿时高兴了起来。「这个……」佟小梅犹豫了一下,「我就不去了,再有几天就过年了,家 里还得收拾一下,等下爸爸打柴回来,还要忙呢!」本来想路上问问姐姐为什么不是老爹的亲生女儿,听到她这么说,佟豪也便 点了点头,心说,就以后再问吧!「记着,蔓茹在里面洗澡,你看好了,老孙头 不是什么好东西!」佟小梅嘱咐了一句,便不再言语。

  大冬天,山里人什么都缺,就不缺闲汉,三人一堆,两人一伙嘻嘻笑笑的看 着佟豪跟蔓如,尤其是几个老光棍,那如狼般的眼睛在蔓茹的身上四处逡巡,似 乎已经把她全身都剥光了一般。佟豪也无可奈何,总不能因为人家多看了两眼就 骂上一顿吧?毕竟,他不是佟大力。蔓茹紧紧搂着佟豪的胳膊,自然感受到了一路上的目光,看着一个个男人在 自己乳房屁股上肆虐的目光,心中满是厌恶,但让她羞愤的是,自己竟然有了反 应,尤其是想到自己昨天被他们看到了屁股还有小穴,双腿间的蜜唇隐隐有些鼓 胀起来。「我是怎么了?难道是昨晚……」蔓茹低着头,狠狠扭了一下佟豪,心 说,都怪这个坏蛋,搞得人家不上不下。看到佟豪跟蔓如没有反应,几个闲汉慢悠悠走到两人近前,目光也越来越放 肆。

「小耗子,干什么去啊!嘿嘿!你媳妇走起路来,那小白腚扭的可真好看。」一个高壮的家伙嘿笑着说道。佟豪看了这家伙一眼,心里满是郁闷,这家伙 叫大脸黄,因为自己从小长得瘦弱,没少挨他欺负,当然,这家伙也没少挨佟大 力的拳头。看到佟豪还是没有说话,只是加快了脚步,几人笑的更欢了。大脸黄,你没看到,怎么知道是小白腚,说不定跟她的裤子一样,是小粉 腚呢,啧啧,摸一摸该多爽啊!」又一个猥琐的尖脸青年说道。「鸡头三,我还 真是知道,昨天狗蛋子都说了,这小娘们的腚又白又圆,尤其是那小逼,听说嫩 的不得了,看着都恨不得咬上一口,尿尿的时候还一张一合……」「大脸哥,怎么可能,女人那里又不是嘴!」一个瘦弱的十六七岁,脏兮兮 的男孩满脸激动的说道。

  「瓶盖儿,这你就不懂了,女人那里会咬人,咬的越紧,男人就越舒服,哈 哈……」「小耗子,让你媳妇跟我睡一觉,我把我家娘们也让你弄一弄,怎么样……」听着越来越露骨的话,尤其是想到自己的屁股让这些人看到过,还拿出来议 论,蔓茹羞的几乎要钻进了佟豪的胳肢窝里,但是那露骨的刺激,却让她下面越 来越鼓胀,甚至有了一些潮湿。佟豪狠狠的瞪了几人一眼,拉着蔓茹飞奔而去。「呼呼~~,阿豪,这些坏蛋,好不要脸!」蔓茹羞红着俏脸看向佟豪。「山里人,有时候,唉~~,算了,反正我们也住不了几天!」佟豪尴尬的挠 了挠头。「这下人家可是打定主意了,才不要嫁到这里,要是嫁到这里,人家,人家 还不得被那些家伙给……」看着美人儿羞的粉红的小脸,不知为什么,佟豪脑 海中竟然浮现出蔓茹撅着雪白的美臀,给那几个家伙观看的场景,一时忍不住说 道,「给怎么啊?」「坏蛋,大坏蛋,你女朋友让他们看了,你,你还调戏人家,打死你……」蔓茹羞的举起小拳头打向佟豪,佟豪笑着向山上奔去。

  二十分钟后,两人在半山腰看到了几间小木屋,木屋笼罩在热腾腾的雾气之 中,宛如仙境一般。木屋之前,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头儿正在劈柴,旁边是一个嘿 嘿傻笑的胖大个,估计就是老孙头的傻儿子了。寒暄了几句,两人交上钱,就向里面走去。「地瓜,你干什么去!」老孙头一声大吼,将刚要进去的两人吓了一跳,转 过头,发现那比佟豪还要高上半头的傻大个正跟在两人身后。傻大个愣了一下, 傻笑着指向蔓茹,「我也要洗,我要跟姐姐一起洗,摸姐姐的大白白……」「你个傻东西,滚过来!」老孙头大骂道,看到傻子摇头,老孙头劈头盖脸 就是一顿乱抽,「老子怎么养了你这么个东西。」混乱之中,蔓茹一声尖叫,随着刺啦一声响起,佟豪转头一看,蔓茹倒在了 地上,风衣内的绒毛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,两团雪白就这样暴露在了三个男人的 眼中,而傻子的手中则攥着蔓茹那粉色的奶罩。「狗东西,混蛋,我打死你……」老孙头捡起旁边的一根棒子,对着傻子就是一顿乱抽,将满脸通红的 蔓茹扶起来的佟豪发现她的牛仔裤也破了,还好,没有伤到人。

  看着傻子被打的可怜,蔓茹的火气也消了,反而劝说起了老孙头,「大爷, 没事,没事的,不要打了,阿豪,你回去给我拿套衣服吧!等你来了,我差不多 也就洗好了!」「姑娘,这,太对不起了,这样,以后只要你们来我这洗澡,老头子我就不 要钱了!」老孙头看到蔓茹消了气,急忙说道。「算了,孙叔!地瓜哥,唉……」佟豪叹了口气,看向蔓茹,「那,那我就先回去了,等我来你再洗!」「好啦好啦!知道。」佟豪点点头,向着山下奔去。

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