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多年好友,多年偷情

多年好友,多年偷情

我认识丹尼尔和帕姆夫妇已经有十几年了,我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。但我必须承认,其实我对帕姆怀有别样的感情,也就是说,我是非常喜欢她的。帕姆是个非常漂亮、性感的女人,金发碧眼、一米六五的身高、丰满的胸脯大概有36C罩杯。不幸的是,帕姆爱上了丹尼尔,她从来也有对我有过暧昧的表示。7 O8 U, G' S- C! L( r" S

/ ?; {5 F1 U; Y; s+ l: _  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帕姆和她的两个孩子站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。) u3 R9 `2 o( x' ^M$ S: o

' f6 G2 Z]9 w# Z! A1 k  眼看着时间已经非常接近我们航班起飞的时间了,但是机场却一直有请乘客登机的通知。作为一个经常出差、旅行的人来说,我知道这不是一个好兆头。# f8 |7 `X+ b" o, N

, d+ k4 P) A4 {4 k) w5 c  又过了半个小时,我预料之中的事情终于发生了——我们的航班被取消了。

  这时,我发现帕姆面露难色,就问她是否有什么不舒服。她告诉我她带的钱不多,不能去找房间过夜,只能带着孩子在登机等待区将就一晚上了。

* ~Z9 x# z; ?2 v6 W  帕姆说道。

  我对帕姆说道。' @5 u/ `) K, f2 ~

\, R* a6 O! ]9 L4 b0 c. R6 B  「你应该知道,当然了,既然我今天帮了你,你就该为此付出些代价。」

5 c% v5 }* R# e; ~9 d5 `. N& p  帕姆的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,我怕把事情弄糟,就赶紧指着那边的乐队对她说道:「等他们一开始演奏,你就必须跟我去跳舞。」) J( F1 {6 a7 f) F) T$ V

% ?# o; _: B" y- `( E' O5 r  我们跳了几曲舞,又喝了几杯酒以后,帕姆说她该是看看孩子们了。帕姆走后,我觉得她应该不会再回来了,就一个人在酒廊里转悠着,看看是否可以找到一个单身女性跟她再跳几曲舞。# C/ R, D% h# EQ: D

  听声音就知道是帕姆,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朝她笑了笑,说道:「我想你去照看孩子,应该不会再回来了。」) J* _$ @( f' D/ u

  我可真他妈够幸运的,我心里想着,这里的一切都在引诱着她,而她的孩子也还在这里。我的心理活动一定反应在了脸上,帕姆看到却理解错了,她回头看了看独自坐在角落里的女人,对我说道:「哦,要不要我去帮你把那个女人叫过来?」

  我的酒量不行,几杯下肚后,我有点晕,就要了苏打水,但帕姆还是要喝伏特加。我们俩在舞池里欢快地跳着舞,几乎一曲不落的在舞池里不停地旋转着。

  还好,她并有什么不安的表示,但也不愿意回到座位,仍然不停地搂着我旋转着。我想,如果不是她想取笑我的话,那就一定是喝多了。算了不想那么多了,反正现在她能感受到我坚硬的阴茎顶在她的大腿上,我也能感受到她36C的大乳房贴在我胸膛上。# C/ X: @8 A! w! L, r

  这时,乐队正好开始演奏一曲慢节奏的舞曲,帕姆说道:「再跳这最后一曲吧,好吗?」

  舞曲终于结束了,我赶快带着帕姆朝外走。在我们房间门口,帕姆踮起脚尖亲吻了我的脸颊,感谢我带给她一个非常美妙的夜晚,然后就进她房间了。

  说着,把她的浴袍从肩膀上拉了下来。

' G8 I( Q% @# j1 U, S$ t# H; R  我挣扎着躲开她的嘴,问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:「丹尼尔怎么办?」& h# l& \( ~; Q) X

- d# D; E9 ?# O  说着,她低下头,用嘴唇摩擦着我的龟头,然后用舌头舔着冠状沟和阴茎侧面,再张开嘴把我的阴茎整个含进嘴里,开始为我做深喉口交。1 U! v- o& v5 Z) m

  听我这么说,她紧紧抿着嘴唇包裹住我的阴茎,继续套动着,让我把精液全部射进了她的嘴巴里,并全都咽了下去。

  我跪在地上,脸贴在她两腿之间,使劲地舔吃着她的阴户,舔得她大声地呻吟起来。她的头左右摇晃着,阴户在我脸上蠕动、刮蹭着,接着,她轻声尖叫了一声,双手紧紧抓着我的头发,把我的头死死按在她的阴户上,她高潮了!

9 Q) H, a4 G3 d+ Y4 E4 K$ d$ w  突然,帕姆一把把我从她身上推了下来,说道:「你别这样挑逗我了,我要你使劲肏我!别这么慢腾腾的,你肏得狠一点好不好?」6 l/ I, [2 |- {; ?$ u- f1 c: e2 j

  但我知道我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,因为这个女人的屄实在太刺激了。

* r3 N2 I5 R" wg* w# j+ Z  像她这么刺激的高潮样子我从来都有见过,不一会儿,我也把精液射进了她火热淫湿的阴道里。

8 |$ g! \% Nc  「只要有机会就干。」

m3 t% i0 X7 @I. s; T' I  「我们有一个克林顿协议。」

" t+ J8 l6 E7 m. f) _% N  「就像军队中同性恋们的克林顿规则那样,她不问我不说。」; la+ n$ o1 k4 W1 K

  「如果我说错的话,玛瑞丽现在正在为一个男人做深喉口交呢,而她的肛门里,也许还有阴道里,可能正插着两根阴茎呢。」

]: P( a- V2 I+ C  「每次我出差回家后,她都跟我肏得死去活来,我才不管我不在家的时候她跟谁肏屄呢!你怎么样?」

4 t0 d( d& P. Z- ~  说着,她的手又抚摩在我的阴茎上,「好象它还够啊,是吗?」

  「我当然希望它还够。」

% o' D$ J- E: G. }0 q  帕姆爬起身,调过头和我形成69姿势,含住我疲软的阴茎吸吮起来。过三分钟,我的阴茎便重新站了起来。我们又做了两次以后,帕姆从床上爬起来,穿好她的浴袍,朝我们两间客房之间的隔门走去。$ C$ {' K# N0 Z

, U6 n4 ]D- e' i) ?! g8 e  我点点头,表示充分理解她的意思。她给我一个开心的微笑,又说道:「这真是一个伟大的夜晚,我的爱人,谢谢你!」, g0 v2 {; ^8 O, Y% I2 [

  三周以后,我正在办公室忙着,电话铃响了起来。我接起电话,只听一个声音说道:「你好,我的爱人,你还记得我曾经说过『一次意外的激情』吗?」% \% T' ~) C% o9 t& g/ 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