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孤男寡女的一夜

孤男寡女的一夜

三月在花前月下的湖边,是谁弄情吟诗声声的琵琶间,古道庭院倒影在山水里面,落花漂浮你的一笑醉红颜。——《荷花亭》

我口上却忙说:对不起,对不起,你事吧?

7 F7 Y6 ?/ _/ ~: [0 g# K0 n那女的说: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,是我注意把你撞了。& y% Q9 ?$ E/ h0 P4 A

: V6 o. k4 t1 n" x0 G她继续说:你放心,别看我喝醉了,可是我很清醒。

1 Q3 W: Z0 S* Q3 C5 h这时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,我也大概看清了她的相貌。果然是个标准的美女。脸上化了淡淡的妆,看上去却非常的自然,脸颊上带着浅浅的两片红晕,白里透红似乎吹弹可破,让人看了好像伸手去捏上一下。最特别是她那一双眼睛,有种成熟的抚媚和性感,带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诱惑。不过看样子这美女应该比我大几岁,估计是大三大四的学姐。5 ~- m+ i8 a6 i% ^3 r# ?. j. P7 q5 w

我说:是啊。

陈寨村在我们学校那也可鼎鼎有名的,虽然是个不大的村子,可是家家户户都是三层楼以上。而且村里有一条街,宾馆住宿、饭店夜摊,台球网吧,超市等等应有尽有,我们学校的很多学生也都在这里租房子。我们寝室外号叫‘刘哥’的人也和她女朋友在这里租房住,我和猴子事的时候来会来这里玩玩。

她说:那你能不能帮我个忙,我现在有些走不动了,我在陈寨村里租房子住,你能不能把我送回去。& e$ I0 q4 p* b1 I4 R

她看了我一眼,说:是我一个人住的,有其他人。' u6 ~& d1 E1 G9 v1 k

+ \- f" |" G! p; m; u/ R/ q& Z她虽然喝醉了,不过确实挺清醒的,我按照她一路所说终于来到了她说的地方。还好今晚上风大,外面的人不是很多,任谁看见我俩这般模样,都以是一对情侣呢。现在我环着她的腰搂住她,免得她身子向下歪,而她的手也环在我的脖子,我们俩的动作却是看起来很亲密。可是我哪还有心情享受这些啊,双眼不时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,要是有人以为我把这美女灌醉也不是有可能,万一再来个见义勇为的叫来一大帮子,我真是欲哭也无泪啊!还好一路上都挺安全的,美女租房处的房东也有在。

) U. ~6 ~& Q+ vI$ L5 ?3 n# |* t7 _美女又说:我住在二楼202房间,然后递给了我一串钥匙。" |$ J) G; ]% s& `0 f# I

& q- a+ h5 E# c可是不能光这么愣着啊,我把她放到了里面的卧室。女人的卧室和男人的就是不一样,进里面就有一股淡淡的香味。床上也特别的干净整洁,美女躺在床上便累的不动了。

事情已经大功告成了,我也该回去了,可是转眼一想我便真的辙了,楼下那个门我怎么开啊,眼前的美女闭上眼睛睡着了一样,我站在床前是一点办法也想不起来。% E$ h+ t3 p: F2 W* @+ Q7 n5 P. J9 z

说实话这个时候我真的不希望有人接这个电话,而且对方也如我所愿的就这么一直打下去。里面的歌词也我大概记住了几句,回去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这歌。可是美女还有接电话的准备,我看她的表情反正觉得她不怎么开心,也不知道是失恋了还是受什么刺激了。只是我一个陌生人也不能替她接电话啊。那边还真是来劲,这边不接那边就一个劲地继续打,我也只得轻轻晃了她几下提醒她接一下电话。

9 x! R2 N! Z# x6 F9 C. }+ ]1 P估计她也想起来有她钥匙上的门卡我也走不了,她用力地坐了起来说:我去楼下给你开门。

; \@/ w7 _) M; i8 ~$ \% x; T6 B吐出来后估计她也好受多了,不过脸上却苍白几分,她说:不好意思我实在是有力气了。要不你把钥匙拿走吧,明天再帮我送来。

我也有些头疼起来,美女估计也想不出什么办法了,一个门真把我们俩难为住了!

- ?5 I) K' C' C2 o* @7 U: S5 J8 g! q

我万万有想到美女说出这么一句话,看着她愣了好几秒,最后颇为无奈的说:那好吧!# N6 \' i" O% p9 C7 t" @

( B! ^, O7 z* ]3 E6 l自古英雄多好色,人不风流枉少年!

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!

我靠,听到这句话,我的心也凉了一半,还以为有好事呢,现在全泡汤了!/ F3 p6 z, P/ C7 }! gk7 [

说着不管她同意不同意,我便双手碰在她的双肩将她推在床上,她身上哪有力气反抗又躺回原地,挨着床面便又重新闭上了眼睛。不过她却轻轻的说了句什么,我看口型应该是说:谢谢你!

我将卧室的门关住后,便来到了客厅。无聊地躺在沙发上,可现在哪能睡的着,睡了一天刚刚醒来,到现在一天都还有吃饭,肚子里已经快真空状态了。我随意的看着屋里的装饰,沙发的前面是一个玻璃桌,再往前就是超薄的液晶电视,而电视旁边就是去里面卧室的门了。我左手边墙上挂着两幅画,一幅是绿林高山,一幅是水流瀑布。我右手边便是一个电脑桌挨墙而放,旁边还有一个高低相同的桌子,上面放着一些笔、书、CD一些其他的东西。而我身后便是两个小门,一个是厨房,一个是洗澡间。

4 m% _' t. Q2 ?; f3 V2 D2 D《诛仙》!7 e; ^. ?9 \+ F9 }+ |1 ?+ G

我忽然对这个美女起了浓厚的兴趣。旁边还有一个小本,我犹豫了一会才拿了起来,心想这上面应该什么隐私,便轻轻地打开了第一页。# h4 U8 W# U1 o, U( D

这句话出自英国当代诗人西格夫里·萨松的一首诗歌,不过我知晓这句话是从《陈二狗的妖孽人生》中看到的,烽火戏诸侯带给了我一次深深的震撼,我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妖孽,不过会默默的支持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大神。+ r3 V- v8 w8 Z! k

上面的字都是用钢笔写的,有那种女生的秀气,却隐隐有种磅礴大气。非常的豪放潇洒,我甚至能感受到她挥笔的姿态。这么一番观察下来,我对这个柳清颜更是愈发好奇了。& w" h) ?% k8 c* ]4 X4 c1 a3 m

1 @/ R/ v) X# D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里面有呕吐的声音,不会是柳清颜又吐了吧?我连忙跑向里间的卧室,柳清颜已经趴在床边吐了一地,房间也充满了很重的酒味。见此情景我顿时一阵郁闷,还真就从来见过这样的奇女子!

我还说完,柳清颜又猛地吐了起来,我忍受着难闻的气味,拍着她的后背让她舒服些。接着我又去给她倒了些水簌口,等她吐完了又重新躺在床上了,我看着地上的那些东西,只觉得一阵阵的恶心。我拿着扫帚拖把卫生纸,竟然做起了清洁工的工作。1 u+ z6 k% z! e5 r

9 d! z' h. Y% j2 q4 _1 {" p等到完全清扫干净,我已经快筋疲力尽了,真害怕美女再来个突然袭击,心想着还是在这里呆一会吧,我发誓这一会我真的有一丝歪想。我拿着她桌子上的那本《诛仙》,搬过来个凳子坐在了她的床前。

猛地一股热血蹿上心头,身上某个地方瞬间起了变化,而柳清颜依然含情脉脉的看着我,一双黑眸仿佛能滴出水来,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,我们俩离的非常的近,我甚至一俯身便能贴上她的红唇,她口中呼出的热气更是不断打在我脸上,我更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了,似乎有团火在我心里燃烧。

1 J$ Ab& }$ a+ Z7 d“嗯啊!”5 {5 v/ u, x3 y- P* M' J0 y8 q7 A

5 t) k* L6 n5 i8 T8 C( o既然这样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>